vollara净化器中国代理400电话:400-0056-690

TOP

北京鸡年花炮首日开卖少人问津 举报非法花炮有奖励
2017-01-22 16:05:4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49次 评论:0

  今天是北京烟花爆竹开卖的第一天,上午九点过后,散落在三环外的烟花爆竹零售网点陆续开门迎客了。今年是“禁改限”的第12个年头,无论从零售网点数量还是备货量,都双双创下北京烟花燃放“禁改限”以来的历史最低值。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大型组合烟花销售量逐年在下降,很多零售网点的摊主今年备货多以中小型喷花和鞭炮为主。

  现场

  开门第一天少人问津

  上午,记者走访了多家东四环外的烟花爆竹零售网点发现,即便都已开张营业,但却少人问津。

  位于东四环路外环路边小武基桥北侧的一个熊猫烟花零售网点,九点多就已开门营业,但直到十点多才迎来第一位客人。

  这位男客人告诉记者,他在附近开店做生意,根据习俗,每年初六开业都要象征性地放个几百块钱的花炮。但因为初六烟花爆竹零售网点就停售了,所以他要提前购买。今天第一天开售他刚好路过就过来先看看。

  位于小武基桥北侧这个烟花爆竹零售点的老板姓刘,河南人,已经连续十个春节在北京设零售网点卖烟花爆竹,平时则做一些其他生意。

  刘先生告诉记者,他往年都是在四环内的弘燕路上设摊,但今年整个朝阳区四环内都不让设摊位了,所以今年才搬到了小武基桥。

  刘先生感慨,北京这些年卖烟花爆竹的零售网点少多了。“北京最多的时候有2000多家,朝阳区也有200多家,今年朝阳区只批准了56家。”

  在备货上,刘先生也减少了大型组合烟花的数量,增加了鞭炮类、中小型喷花以及儿童花型的备货量。

  “现在人们的环保意识增加了,大的组合烟花很多人怕污染,小的又经济又环保,所以更受欢迎。”刘先生告诉记者,他去年进了200多箱大型组合烟花,今年就进了80多箱。而在价格方面,喷花、鞭炮类的价格与去年基本持平,中小型喷花基本都在100元以内,鞭炮类5000响彩色大地红为298元,是最贵的一款,普通鞭炮5000响的则在200元以内。

  对于销售预期,刘先生说,“只要天气好对我们就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现在网点少了,购买的人相对集中,所以生意还是不错的。”

  变化

  销售网点挪到三环外

  记者注意到,2016年春节,西城区便不再设烟花爆竹的零售网点。到了今年,更是将销售网点挪到了三环外,三环内不再设点。此外,根据此前市烟花办的通报,今年春节位于三四环的零售网点也成为设点数量降幅最大的区域,今年三环至四环内共有零售点34个,比去年的87个下降了60.9%。而在获批的烟花爆竹临售网点的总量上,也从去年的719个减少到了511个。截至目前,全市花炮备货量约15万箱。

  中小型产品占主流

  记者了解到,原来供应京城春节烟花爆竹零售市场的三家经销商之一燕龙花炮已退出北京市场,街面上看到的主要是熊猫烟花。据熊猫烟花的经销商介绍,虽然花炮销售网点数量大幅缩减,但花炮品种未减反增,“今年花炮品种就有300多个,90%都是新品,特别是造型类、喷花类、线香类以及小型组合烟花等中小型产品,基本上都是新品种。”记者在各个网点也看到,各网点在备货上也都以造型类、喷花类、线香类以及小型组合烟花等中小型产品为主。

  预案

  橙色红色预警将禁售花炮

  日前,北京市烟花办等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在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红色预警情况下,全市范围内禁止销售、配送、燃放烟花爆竹。一网点业主告诉记者,几天前他刚在熊猫烟花上了两堂培训课,“内容就是如果发布橙色、红色预警,烟花爆竹禁运、禁售,要求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预警,否则会被一票否决,取消销售资格。”熊猫烟花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依据北京市空气污染应急预案,该公司也制定了多个预案,“如果启动预警,怎样监督我们的直营网点服从预警、不再售卖花炮,这些在预案中都有安排”。

  时间

  只卖到正月初五

  销售时间:1月22日至2月1日,腊月二十五至正月初五结束。

  回收时间:2月2日至2月7日,即正月初六至正月十一。

  奖励

  举报非法花炮一箱奖20元

  市政府烟花办继续公布举报电话(62074289),受理群众关于非法烟花爆竹的举报。凡一经查实,仍将按照每箱20元、最高2万元的标准对举报人员进行现金奖励。同时,各区政府烟花办,对举报到区政府烟花办的举报人,也将比照市政府烟花办标准进行现金奖励。

  市安监局也发布举报电话12350,欢迎市民对零售网点违规储存销售等不安全行为积极举报,也将给予百元至千元不等的奖励。


Tags: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打车难”重现街头 我们正为网约车.. 下一篇天路列车女乘务员:走几步就要坐..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